關於部落格
有同樣喜好者歡迎加入討論\

詳情請看個人資料

/靈感缺乏中

**徵搭檔!!...歡迎留言詢問XD
  • 52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劍龍-月光花2

不解巖 「好友。」察覺到疏樓龍宿的氣息,坐在高處的佛劍分說率先開口。 「佛劍,吾有一物要給汝看看。」疏樓龍宿高舉懷中的嬰孩讓佛劍分說好好瞧瞧。 定眼一看,貌似劍子仙跡的小臉讓佛劍分說大為吃驚。「這孩子是…?」 「很像劍子吧!」疏樓龍宿這句話充滿著怒氣。「汝看看,這三撮毛,簡直是一模一樣!」 「嗯…」佛劍分說從高處躍下,來到疏樓龍宿面前看個仔細。「你和劍子生的?」 「汝有看過男人產子的嗎?」疏樓龍宿無奈地看向佛劍分說。「況且…吾才不想生出腹黑的孩子,要生也是劍子自己生。」 『龍宿啊…吾對你就只有腹黑嗎?』劍子仙跡用水汪汪望著疏樓龍宿。 佛劍分說接過孩子直盯著看。 『喂喂…佛劍,你有需要這樣一直看吾嗎?』劍子仙跡緊皺眉。 「連皺眉都像…他真的是劍子的孩子…」佛劍分說緩緩吐出這禁忌的話語。 「沒錯…沒想到他都有孩子了還隱瞞好友…吾還真想看看他的妻子是何許人也。」疏樓龍宿笑得越是燦爛表示其怒火越旺盛。 「你跟劍子確認過這件事了嗎?」這臉還真不是普通的像劍子。 「沒有,吾去豁然之境時沒有半點人影在。」疏樓龍宿緩緩道來,突然閃過一個念頭。「該不會…因為不想要孩子跑路了?」 佛劍分說一聽將孩子交給疏樓龍宿,背起佛牒。「分說,不分說,不由分說!」 「耶耶!佛劍,事情都還沒確定,不要衝動啊!」疏樓龍宿連忙拉住佛劍分說,他可以清楚看到佛劍分說額上的青筋。 「啊啊呀….呀呀! (佛劍,別那麼衝動!)」小劍子跟著拉住佛劍分說的衣服想阻止悲劇發生。 疏樓龍宿往小劍子拉住佛劍分說的雙手瞧去。「唉呀呀…汝看看…這孩子在替他爹親求情呢!」 『為什麼吾覺得龍宿這句話有點酸…』小劍子傻笑。 「唉…劍子的下落我會去打探,這孩子就交給你吧,龍宿。」佛劍分說拍拍疏樓龍宿的肩。 疏樓龍宿冷瞥了眼小劍子那水汪汪望著自己的眼睛,正想跟好友說些什麼;誰知一轉身佛劍分說早已失去蹤影。 「嗯唔…」小劍子緊窩在疏樓龍宿懷裡。 「唉…小毛,汝就先隨吾到疏樓西風吧!」疏樓龍宿隨口給小劍子起了個小名。 「呀啊啊啊!噗哇!呀啦..(龍宿,那麼俗氣的名字不好啦!什麼小毛,難聽!)」小劍子一臉不滿,直扯疏樓龍宿身上的珍珠。 「耶耶!不是跟汝說別拉嗎?汝跟汝爹一樣的吵。」 夕陽西下,疏樓龍宿的背影猶如母親與孩兒一般的,如此溫馨的畫面。 ※ ※ 「主…主人,小毛的臉色似乎不太好…」穆仙鳳看著坐在桌上揪著一張臉的小劍子。 「是不喜歡這套衣裳嗎?」疏樓龍宿左看看右看看。「一定是太樸素了,鳳兒去拿另外一套來。」 『給一個小孩子穿都是珍珠的衣服不重死才怪!』小劍子被這一身衣服壓得外喘不過氣,擺著一張臉顯示他的不悅。 「來了、來了!小毛換上這件吧!」疏樓龍宿滿心歡喜的拿著一套串有珍珠流蘇,衣領前還鑲有一顆紅寶石的華麗衣裳,就要往小劍子身上套。 「哇呀!烏哇哇!噗噗哇…啊!」小劍子說什麼也不肯讓疏樓龍宿穿上那過於華麗的衣服,小手一抓,把那套衣裳丟在一旁。「哼!」 「汝這孩子怎麼這樣!那是吾特地為汝準備的耶!」疏樓龍宿見眼前這小鬼頭毫不領情也火了。 「嗚嗯…」小劍子露出一副要哭出來的模樣,用怨懟的眼神望著疏樓龍宿。 「唉呀…主人,或許小毛覺得不適合…」穆仙鳳有些不捨,趕緊摸摸小劍子的小腦袋。 「汝乾脆跟汝那負心的爹親一樣寒酸好了!」疏樓龍宿抱著原先要給小劍子穿的衣裳走回自己的寢室。 穆仙鳳抱起小劍子哄著。「小毛,主人一時想起你爹親才會說這種氣話,別哭喔!我帶你去找件你喜歡的衣裳。」 「嗯…」小劍子微點了點頭。「呀呀…嗯噗…(還有…不要叫吾小毛…)」 「好、好,仙鳳姊姊知道,我會帶你去挑好看的衣服,小毛不要擔心喔!」穆仙鳳微笑。或許有個弟弟就是這樣的感覺。 「嗯呀呀!!哇呀呀!!! (你不懂,你還是叫吾小毛!)」小劍子激動地揮揮雙手。 「瞧你激動的,呵呵。」穆仙鳳呵呵笑著摸摸小劍子的頭。 一個時辰過去,疏樓龍宿獨自一人坐在宮燈幃內享受涼爽的午後。 「主人。」 「嗯…?」疏樓龍宿闔眼休憩,懶洋洋的回道。 「呀喔~(龍宿~)」小劍子拉拉疏樓龍宿的衣角。 疏樓龍宿緩緩睜開眼,入目的是一身白的小劍子。「哼…果然跟汝寒酸爹親一個樣。」 小劍子望向穆仙鳳拍拍她抱著自己的雙手示意要她放開。 「主人,小毛似乎有事要跟您說,我要拿東西過來,小毛就先交給你了。」穆仙鳳將小劍子放在疏樓龍宿腿上快步離開。 「呀喔~(龍宿~)」小劍子仰著小頭叫喚著。 疏樓龍宿瞇起雙眼凝視不討喜的小孩。 微顰眉,小劍子爬到疏樓龍宿胸膛上,小小手放在疏樓龍宿雙頰送上自己的香吻。 寒毛整個束起,疏樓龍宿趕緊抱開小劍子。「汝這孩子是怎麼一回事?這麼小就隨人當色狼?」弄得吾的嘴巴都是口水。 「呀呀!喔呀呀!(誰叫你不理吾!)」小劍子揮舞雙手,笑得詭異。 「汝這笑容跟耍腹黑的劍子一樣…」此時的疏樓龍宿表情有些許哀怨。 小劍子不忍心,抱住疏樓龍宿的手以示安慰。 「唉呀…主人跟小毛感情真好。」穆仙鳳將毛筆、硯台、紙和墨擺在桌上。 「鳳兒,汝拿文房四寶做什麼?」疏樓龍宿疑惑,帶著小劍子來到桌旁。 「小毛要我帶的,他剛剛指著這些哇哇叫呢!」穆仙鳳微笑,雖不明白這小孩到底想做什麼,可是想到那可愛的模樣不禁想捏捏。 看到東西皆到齊,小劍子不斷扭動身子。「嗯唔~」 疏樓龍宿放下小劍子,看他到底想做什麼。 小劍子爬到硯台前,一手往墨裡伸。 「啊!」見狀,穆仙鳳緊張要上前阻止卻被疏樓龍宿疏樓龍宿攔下。 「看看他要做什麼。」 小劍子用沾滿黑墨的手在紙上寫出:小毛,之後又在小毛兩字上打了個大叉叉。「達達唔…」 站在一旁的兩人訝異的說不出話來。 看了看毫無反映的兩人,小劍子畫了個小箭頭,再寫上:劍…還沒寫完就被疏樓龍宿整人抱起。「呀啊啊…!?哇達達!(耶耶?!我還沒寫完耶!)」 「鳳兒,這孩子是個天才,小小年紀就會寫字。」疏樓龍宿興奮的說著。 「是啊!看他寫的這些字...嗯…或許是他不喜歡小毛,他要叫劍!」穆仙鳳拿起小劍子寫字的白紙上。 「好吧…那就叫小劍好了,呵呵。」疏樓龍宿抱緊了小劍子開心的轉了幾圈,似乎忘了他可能是劍子仙跡與劍子仙姬所生下的孩子。 『唉…算了,這樣可以名正言順的佔便宜。』小劍子滿足地拉住疏樓龍宿的衣服。 「啊!...」穆仙鳳突地一聲叫,讓疏樓龍宿停下。 「怎了,鳳兒?」 「主子,您的衣服沾染到墨水了…」穆仙鳳指著疏樓龍宿胸前的一塊一塊的黑手印。 往穆仙鳳所指方向瞧去,果真胸前一個個黑手印讓有些許潔癖的疏樓龍宿趕緊將孩童交給穆仙鳳。「帶小劍去淨身,吾去換套衣服。」 「是。」穆仙鳳抱著小劍子離去。 「呀…」小劍子抬首看著穆仙鳳愉快的臉龐。 「小劍等一下給你洗香香喔!」穆仙鳳笑盈盈地抱著小劍子往澡堂走去。 或許這就是所謂的天倫之樂吧! 小劍子不由得想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