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有同樣喜好者歡迎加入討論\

詳情請看個人資料

/靈感缺乏中

**徵搭檔!!...歡迎留言詢問XD
  • 52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Jesse

人啊…是那種為了自己的私慾,什麼都做得出來的卑鄙生物。雖然自然界的你爭我奪是正常不過的事,偏偏自以為是的人類卻常常破壞平衡…噗嗤,我自己也是呢!也是這一點讓人無可奈何… 在暈黃光線照射的地方傳來狗兒的悲鳴和多位少年們的嘻笑聲,越是靠近那悽慘的叫聲越大。 可憐的小黃狗想逃卻被少年們團團圍住,他們的表情是輕蔑與猖狂,欺負比自己弱小的生物,因而沾沾自喜的認為這是身為強者的表現。 「啊─────!」 慘叫聲讓原有的歡愉頓然失色,一名少年倒坐在地上抱著右腳,疼痛扭曲了他的表情。 「是誰!?出來!」同伴發生意外,讓所有人都慌了手腳。 正對的漆黑小巷傳來陣陣腳步聲。 啪咑啪咑… 少年們安靜地直盯著那個地方,天空飄起細雨使氣氛更加詭譎。 「唉呀…真是不好意思,可以把那個東西還給我嗎?」從巷內走出一位臉上掛著燦爛笑容,一頭醒目的白髮讓人無法移開視線。 他指著哀鳴少年插在小腿上的短刀,顯示讓同伴受傷的兇手就是他。 「你…你是什麼人!」少年大吼,卻是往後退了一步。 「我?不算什麼大人物,只是學你們剛剛欺負狗兒那樣。」無害的笑容,更往前一步。 「什麼?!你這傢伙…找死啊!」另名少年衝上前揮拳。 迅速地抓住揮來的拳頭,握緊。「把東西還我,別讓我說第三次…我只不過是幫可憐的小狗復仇罷了,再囉唆就不是這樣了結…」 直接拔掉腿上的短刀,少年哀嚎了下,顫抖的將之遞還。「現在還你了,放…放過我們。」 輕哼,蔑視著他們。「珍惜你們所擁有的,不會有下次…」 冷峻地表情讓人一顫,少年彼此攙扶的離開徒留下男子,唏噓的雨聲像是在敘述著方才的一切不過是一場鬧劇。 ◎ 「這位先生,你甚麼時候才願意把帳款結清?」 正在享用金華火腿蛋炒飯的劍子,停下動作凝視進入眼簾的帳單,嚥下嘴裡的那口飯。「呢…..」 「這是從2月至今的費用,一共2285元。」 「有這麼多嗎?」對劍子來說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老闆,看我常來的份上,好歹也是個常客,就算我便宜一點吧?例如算我200?」 「呵呵,這種話大概只有你這種人才說的出口吧?」哼哼笑著。 「唉呀,再給我一點時間,店裡這麼忙,老闆先去忙吧!」劍子哈哈幾聲,繼續專心吃飯,不快吃飯可是會冷掉的。 「這句話你從6個月前已經講過不知幾百遍了,我在給你一個禮拜的時間,籌不出來就別怪我無情。」定找人把你那頭黑髮剃光,丟到路邊去。 目送對方走去,一臉不在意的繼續進食。 那位被稱之老闆的男子是在這開中華餐館的年輕主人,有著過人的美貌與飄逸的長髮,那一身行頭也不簡單吶!他有個美麗的名字──疏樓龍宿;但在這裡,大部分的人們都稱他為Alfred。 拍拍肚子,一如往常的往外走去。劍子怎麼看都不是那種有錢到可以進『疏樓別苑』消費的人,可是他卻是有空就會來串門子的常客,亦或者是食客。 事實上,不是因為沒錢而是錢都挪去做其他用途了。再說,賒帳只是一個習慣,表示我們交情好不是嗎? 劍子總有說不完的歪理,他說不是歪理,是劍氏哲學。有自己的堅持,才能完成夢想,但偶爾需要變通才能更跨進一步。或許也因為如此,他周邊總有屬不清的朋友,明明吊兒啷噹,人緣卻好得沒話說。 「大新聞、大新聞───白鬼又出現啦!」少年拿著報紙高喊著。「沃克家的大少爺慘遭毒手,大新聞啊!」 近日只要是關於『白鬼』的新聞,報紙總會以驚人的速度銷售一空,出版社總會盡全力的想挖出更多的內幕,『白鬼』儼然成為銷售量保證的代名詞。 看大家搶購的模樣,劍子也上前買了一份,好到附近的公園打發時間。頭版大標題就是大大的:白鬼制裁!湯姆‧沃克遭到殺害。嘖嘖幾聲,內容不外乎就是講訴死者的死亡方式,已經警方的嚴厲警告。 「哼!湯姆‧沃克是活該,他的罪行可數不清!」 「就是嘛!白鬼只是替可憐百姓伸張正義,他是天使!」 「沒錯,沒錯!他是神派下來守護我們的天使。」 樹下的老人們起勁地談論著報紙上的內容,有人說白鬼是變態殺人狂,也有人崇拜著白鬼說他是替天行道。不管怎樣,在警方眼裡他只是個通緝犯,罪大惡極、行跡狡猾的智慧型犯罪者。沒有人知道他的目標是誰,更沒有人知道他的長相,多起案件擾得人心惶惶,警方的信譽也大幅降低。 「劍子。」平穩渾厚的聲音,用中文說出這個名字。 劍子沒有抬頭,翻頁繼續看報紙。「好友,今天沒工作嗎?」他認得這個聲音。 「嗯…我是想和你討論那件事。」 目光轉向對方,一臉無奈。「佛劍,我說了不知道。」 「你真的不知道嗎?」佛劍認真的凝視他,不容許說謊。 「好友,你真的認為是我偷吃你兒子的餅乾嗎?我再怎麼餓也不會去搶小孩的零食,太傷我心了。」都相處多久了,既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懷疑我。 見對方充滿無辜卻又不滿的眼神,佛劍嘆氣。「抱歉,是我誤會你。」 拍拍肩膀,表示無事。「無妨,我知道是我素行不良…」 「嗯,我知道…」 「你!...唉…算了算了。」佛劍就是這樣讓人不知該如何是好,說個謊也好吧?例如沒那回事,是我誤會了。嗯,竟然嗯!! 「你怎麼了嗎?」佛劍一臉疑惑的看著似乎在不高興什麼的劍子,瞥到他手上的報紙。「白鬼又出現了?」 「是啊,簡直陰魂不散。」劍子哈哈笑著將報紙放在一旁。 清澈的眼眸再次專注凝視著。「劍子,你覺得白鬼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這就看你怎麼想吧?」站起身伸懶腰,發出舒服的聲音。 「或許他做得不算錯,但有時候又太過火了。」 劍子露出燦爛的微笑,陽光灑在他臉上感覺是那麼耀眼。「或許吧!」 佛劍沉默,有時候他真的很不了解劍子,有時又覺得他很容易看清。劍子,你這次又想做出什麼事呢? 他想做什麼,沒有人知道,除了他自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