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有同樣喜好者歡迎加入討論\

詳情請看個人資料

/靈感缺乏中

**徵搭檔!!...歡迎留言詢問XD
  • 52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霧情9

「劍子,這家,這家好。」龍宿指著華麗裝潢的旅館。 劍子撐著破紙傘,看著龍宿中意的旅館。「不了,這間看就知道價錢非凡。」 「雨都下成這樣了,汝還挑!吾看汝那破傘也撐不了多久,就這間吧!」龍宿拍拍肩上的雨水。 「我們再往前看看有沒有比較便宜的。」劍子舉步往前邁進,卻發現龍宿站在原地不肯走,趕緊回走。「怎麼了?」 「吾要這間。」堅持。 「我們再往前看看好不好?」 「不好,汝要往前看看自個兒去,吾就是要這間。」 「唉唉…好吧!就這間。」劍子就是坳不過龍宿,嘆了嘆氣。 走進大廳,果真與平常看到的小旅館不同,華麗的外表,華麗的裝潢。 店小二趕緊招呼這進門的兩位客倌。「兩位要休息嗎?」 「嗯…請給我們一間房,準備幾道好菜送到房裡便可。」龍宿掏掏袖裡的銀子給小二當小費。 「馬上準備、馬上準備。」小二高興地鞠躬。 劍子無意間看到掌櫃拿著算盤正算著旅館的收錄,令他吃驚的不是帳簿上的價錢,而是掌櫃手中的算盤,金子作的框,珍珠當算珠,心想著這家店一定貴的嚇死人。 光掌櫃的算盤就不知值幾百兩銀子,這老闆的品味一定跟龍宿相同,他劍子仙跡絕對不會再踏進來一步。 「劍子?」 龍宿一喚,喚醒掌櫃算盤所驚的劍子。「啊?」 「走了,吾要先回房囉!」龍宿走上樓梯,這旅館的品味他喜歡。 劍子慌忙的跟上去,這旅館的品味直讓他驚慌。 「等會兒,我會將餐點送上,請兩位客倌稍等。」小二說完便退出房。 連房間都華麗的像處在疏樓西風的客房。 劍子小心翼翼地倒茶,深怕一個不小心弄壞了杯子。 那樣的怪舉動全印入龍宿的眼裡。「汝那是什麼怪樣子?」 「劍子仙跡乃道教先天,兩袖清風,看到這樣華麗的杯子好不自在。」破了還得了啊! 「應該是兩袖空空吧?」龍宿笑了出來,接過繪著鳳凰的茶壺替劍子倒茶。「擔心什麼?只不過是個茶壺罷了。」 「耶…話可不能這麼說,吾身上的銀兩可不夠啊!」破產,破產!劍子這下真要把豁然之境給賣了,龍宿為什麼偏要這家啊! 「汝在擔心銀兩的問題啊?汝果真寒酸,吾已經付賬了。」瞧汝一副天要塌了的樣子。 「喔?你付了…嗯…你何來的銀兩?」劍子安心的喝茶。 「吾一直都帶在身上啊!」肚子有些餓,小二怎麼還沒來? 「那你為何還從我的衣內拿銀兩去買東西?」劍子脫口而出。 「方便。汝在意的話吾現在就還汝。」溫和的口氣,心中卻有道怒火產生。 「吾不是這個意思。」劍子趕緊安撫他可愛的妻子。 龍宿正要出口訓夫之時,小二敲著門要送餐。 小二擺上餐點,要兩位好好休息便走出房。 「用膳吧!吾餵你。」劍子夾起肉片。 「不必了。」龍宿撇開頭。哼!柔情攻勢,無效! 「那吾要吃了。」劍子張大口。 「汝!」龍宿氣憤的轉頭。 劍子巧妙地將肉片送入龍宿口中。「好吃嗎?」 溫柔的笑容,軟化的憤怒的心。 「好吃…」龍宿不甘心的回道。 「那多吃些。」劍子夾了好幾道菜放入龍宿碗中。 龍宿雖有不甘這樣結束,也無法不屈服劍子的腹黑技巧,就算明瞭這是劍子安撫的計謀之一,他就是無法拒絕。 用完膳後,龍宿坐在鏡前梳理一頭紫髮,劍子則坐在床榻上閉目養神。 「劍子。」 「嗯…?」劍子緩緩張開雙眼。 此時龍宿身著薄薄的單衣爬上床。「過去點,吾要睡了。」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坦露的白皙肌膚讓劍子猛吞唾液。 「劍子?」龍宿微微皺眉。「汝要呆多久?快讓開。」 「龍宿…」劍子身子挪了一個位子,眼光仍不離乍洩春光。 龍宿順著劍子的目光,來到自己曝光的上身。「劍子...汝看什麼看?汝沒有嗎?」 「話不能這麼說啊!」劍子移開視線。 「那汝是什麼意思?」龍宿爬到劍子身上,怒眉近看劍子不讓他有逃的機會。 粉嫩的臉蛋,紅潤的嘴唇,波光蕩漾的雙眸,無不是在誘惑人心。 劍子冷不防的吻住龍宿的紅唇,手摟著柔軟的軀體。 「嗯唔…嗯!...嗯!」龍宿使勁的想推開劍子狼吻,掙扎之時無意間碰到令他寒慄的硬物。 劍子移開唇,銀白絲線從嘴角滑落至龍宿的頸。 起伏的胸膛顯示著方才的狂烈。 龍宿掙脫退到牆腳。「汝…汝真是…」 「龍宿,放火要懂得滅火啊!」劍子顯得委屈,他想要抱他。 「可以,但吾不想在被壓在下面。」龍宿仍皺著眉。 先前的經驗讓他好幾天都下不了床。 「第一次難免都會那樣的。」劍子了解龍宿第一次行房時的慘況,他不顧他堅持的華麗形象,痛的哇哇叫。 「嗯,所以也要讓汝有第一次。」想起第一次的情景,龍宿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劍子面有難色。 「不答應就免談。」 「讓你在上面?」劍子爬向龍宿。 龍宿伸腳直踢劍子。「汝以為吾不知你再打什麼如意算盤?在上面不代表就是壓人的那一方。」 「可是龍宿…」 「劍子,龍宿不會像汝那般粗魯弄疼汝的。」 劍子不知道自己有沒有看錯,他方才好像看到龍宿眼睛散發著光芒。 「考慮的如何?」這次若不是吾作上位者,吾就不作! 「吾怕你的技巧不好。」劍子露出害怕的神色。 「劍子汝這就小看龍宿了。」龍宿放下腳主動靠近劍子。 「難道龍宿也曾風花水月過?」劍子微推龍宿。 「沒有,可是可以試一試。」龍宿的笑容依然動人。 「人家說,男人第一次容易出差錯,吾是怕呀!」劍子呵呵笑。 「汝是不相信吾囉?」龍宿雖笑著但也渾身戒備。劍子的笑容非常可疑,小心為妙。 「唉呀!吾是怕你弄得不好反而傷了你啊!」 「放心,龍宿絕對不會傷害汝和傷害吾的!」龍宿相信自己的實力。 「是…是嗎?」劍子有些顫抖。難道吾真要敗在龍宿之下?不,不可能。 「相信吾…」龍宿壓下劍子。 「嗯…」劍子微點了點頭。 龍宿低首細吻劍子的臉、唇。 一定要想出什麼對策,吾劍子絕不可能被龍宿壓在身下,怎麼看吾都比龍宿來的像上位者… 想啊!劍子,一定有方法的。 龍宿專心地想法子取悅身下的劍子,絲毫沒察覺劍子又在打何等算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