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有同樣喜好者歡迎加入討論\

詳情請看個人資料

/靈感缺乏中

**徵搭檔!!...歡迎留言詢問XD
  • 52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霧情-7

「李老爺,龍宿是男兒身啊!」劍子故作傷腦筋的模樣,實質上他早想大笑幾聲。 誰叫龍宿就是喜歡掛的滿身珍珠,三不五時就喜歡轉圈說自己華麗無雙呢! 「唉呀!真是對不住啊!」李明連忙道歉。 「李老爺別這樣,您好心讓我們借住一宿這點小事不算什麼。」劍子拍拍李明的肩,讓他安心。 小事? 龍宿不悅地瞪向劍子。他說他被誤認為女人是小事? 「我們這村子有個恐怖的傳說,我不忍你們在外遭到不測啊!」李明嘆了口氣。 「恐怖的傳說?可否說來聽聽?」劍子忍不住好奇的問。 「一到了滿月之夜,村子內的廣場會聚集一群邪靈並且吃在外遊蕩的人們,你們來時正好滿月…」李明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怪力亂神,這世上怎麼可能有鬼怪。」龍宿輕哼了一聲。 「耶…嗜血族對人們來說不以是妖怪?」劍子壞壞的笑了笑。 「汝!」龍宿氣得轉頭不願理會。 「時間不早了,也請龍宿先生快去沐浴吧!我就先走了。」李明似乎不願意在夜晚多加逗留於外。 「請。」劍子目送這位好心的好先生離開。 轉身看看身後的龍宿,他仍是不願看著自己。 龍宿繞過劍子往溫泉的方向走去。 「龍宿!」試著叫一聲。 紫色人影不理會,繼續走自己的。 劍子猛然的抱住龍宿。「又生氣了?」 「放開吾!」龍宿掙扎著。 「剛跟你說笑的,龍宿依然是龍宿。吾劍子仙跡最愛的紫龍,最要好的好友。」劍子不放手,反而左右搖晃了晃。 「貧嘴。」龍宿停止掙扎,偷偷的微笑。 「去泡溫泉吧!」劍子抱起龍宿快速走到溫泉旁。 「汝不是洗好了嗎?」龍宿緩緩站在石子上。 「吾想跟你泡。」 「汝該不會在打什麼歪腦筋吧?」龍宿瞇起秀眸看著眼前一副不安好心眼的傢伙。 「不會。」認真貌。「吾不想讓外人聽到你的聲音。」 特別強調『聲音』兩字。 聲音?龍宿偏著頭思考。 他記得…他和劍子只做過一次,之後便沒再行房過,當時痛的失去任何思考能力他說了什麼? 「快進來啊!」劍子早在龍宿思考時進了溫泉。 「動作真快。」龍宿回神,緩緩解開衣帶。 溫泉冒著裊裊白煙,在寒冷的夜裡增添了不少溫暖。 將白皙的腳往水裡探,慢慢地坐進其中。 「呼…」龍宿舒服的向後靠著石子,溼透的髮被撥開。 突地,有一雙手撫上他的腰。 吃驚地往旁看。 「劍子!」皺起眉。 「龍宿,你太緊張了,吾只是要你靠在吾身上,一起賞美麗的星空。」劍子讓龍宿靠在自己的胸膛上,牽起懷中人兒的手把玩。 「是這樣嗎?」龍宿任由劍子玩著。 「嗯…」劍子沉吟。 「怎麼了?」又在想什麼腹黑事了? 「李老爺說的你有沒有興趣?」劍子亮著雙瞳。 「沒。」一口回絕。 反正劍子就是要他大半夜不睡覺去看什麼妖魔鬼怪,哼!一派胡言。 「龍宿…難道你不好奇?」劍子擁著泡著正舒服的人兒。 「不會,汝要看自己去,吾要好好睡一覺。」嗯…現在就好想睡。 看著如此無情的愛人,劍子只好自行解決滿腹的好奇心。 「龍宿?」劍子輕搖晃身上閉上雙眼的龍兒。 「嗯…」龍宿微蹙眉,平穩的呼吸,微開的粉唇,在在顯示著他已經睡著了。 「怎麼睡著了?唉…」劍子抱起龍宿,擦乾兩人的身子披上單衣帶著他回房。 ◎ 陽光透過窗照射進來,早起的鳥兒正歡喜的唱著。 「嗯唔…」龍宿揉揉雙眼。 瞧了瞧房間的擺設,雖沒疏樓西風內華麗,卻比劍子那窮酸小窩豁然之境好太多了。 一轉身,眼前的景象嚇壞了龍宿。 劍子眼睛外圍是一圈黑,眉間更是皺緊,身子也不知從哪多出來的抓傷。 「劍子…」龍宿拍拍劍子的臉頰試圖叫他起床。 「嗯…」劍子拉開龍宿的手,瞇起眼看清打擾他睡眠的傢伙。「龍宿讓吾多睡些…」 轉身繼續呼呼大睡。 衣襟微開,肩上有清楚的紅色抓痕。 這些傷勢打哪來的? 龍宿一腳用力踹,目標劍子仙跡的腰。「起來!」 「痛…龍宿…你到底有何事…沒事的話讓吾多睡點…吾很累…」劍子吃痛的起身。 「說,汝昨晚作了什麼好事?為何全身是傷?最好連汝眼上那兩道黑圈也解釋清楚。」不然吾絕不讓汝睡。 「等吾睡飽了再跟你解釋,先讓吾睡。」躺下準備繼續睡。 「起來!」用力槌下去。 「龍宿…吾現在腦袋不清楚…怎麼解釋?相信吾,等吾睡飽了一定解釋。」 「龍宿不作沒把握的事。」堅決。 「吾若沒說就任你處置。」劍子急著要打發龍宿連環逼問。 「汝說的,不准反悔。」 「嗯…劍子仙跡絕不反悔。」因為他也不會讓龍宿有處置他的時候。 「那汝快睡吧!吾出去買點東西吃。」龍宿下了床,自己更衣束髮,拿了幾十兩銀子到市集上找個地方裹腹。 就這樣隨處晃晃隨處逛,回到李府已經中午了。 龍宿推開房門劍子也著裝完畢。 「睡到現在才起床?」不敢相信的望著。 「嗯…」劍子眼神轉向龍宿空空的雙手。 龍宿隨著劍子的視線來到自己的雙手。「怎麼?」 「沒什麼,我們出發吧!」劍子垂下眼眸拿起拂塵、古塵。 「是嗎?汝該不會是期待吾帶點什麼給汝吃吧?」龍宿亮著雙眼微笑地拉劍子的衣袖。 劍子不語,兀自走著,準備跟李明道別。 「耶…劍子,告訴龍宿啊!汝是不是在期待?」龍宿小孩子似的不斷詢問。 「沒啊!」劍子短短回答。 「唉呀,劍子汝就說汝期待嘛!人非仙,會肚子餓是正常的,說出來龍宿不會取笑汝的。」擋住劍子的去路。 「唉…」 又是嘆氣。 「劍子?」龍宿望著面露愁容的劍子不由得擔心起來。「汝不舒服嗎?劍子,快告訴吾啊!」 「呵呵…吾沒事,你想多了。」劍子摸摸龍宿的小腦袋輕笑著。 「說。」龍宿皺緊眉絲毫不通融。 「吾只是難以開口跟你說昨晚的事,且…吾真的在期待你帶食物給吾吃。」劍子看四下無人親了龍宿臉頰一下。 「來,給汝的。」龍宿將藏在衣服內的包子遞給劍子。「吃完汝在跟吾說昨晚發生了什麼事。」 看著龍宿從胸口拿出來的熱包子,劍子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怎麼了?不是想吃嗎?」龍宿見劍子遲遲不接過包子感到疑惑。 「沒、沒!怎麼會呢!龍宿特地為吾準備的,吾怎會不吃?」開心的接過熱騰騰的包子。 「那就好。」龍宿笑得燦爛。 劍子啊劍子,龍宿這般可愛模樣只有你才看的到啊! 龍宿直盯著劍子咬著肉包子笑著詭異的模樣。「汝那是什麼表情?」 龍宿一番話讓劍子從幻想中驚醒。「啊?吾是在感動,龍宿為吾準備這等美食,劍子好生感動啊!」 「貧嘴。快吃,等等還得跟李老爺道別呢!」龍宿催促著。 「好,夫君知道。」笑著回應。 「別說那種令他人誤會的話。」華扇襲擊劍子的頭。 劍子哈哈大笑,龍宿以扇掩面,遮住他羞紅的小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