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有同樣喜好者歡迎加入討論\

詳情請看個人資料

/靈感缺乏中

**徵搭檔!!...歡迎留言詢問XD
  • 52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黑色詩歌--one

這是一個黑暗的城市。 當黑暗的民族統領整個國家,人民將陷入永夜之日。 無盡的夜晚有的只有人民的哀號以及無底的漩渦。 古老的傳說在幾百年以後成真,這個世界果真受到黑暗壟罩,民不聊生,每個人都生活在恐懼之中。 人民等著傳說的最後一段,那是唯一的希望。 當白衣英雄的到來,這個世界將會出現曙光,永夜成為過往。 ○ 離村莊不遠處的一座城堡裡,有一位外表美麗的男子,他是少數嗜血族不給予攻擊的人類之一。 那名男子叫做疏樓龍宿,在當地稱呼他為東方來的紫龍,有別於他人的紫髮更是吸引其他嗜血貴族的注意。 但那些追求他的人他一概不放在眼裡,儘管他也可能有被當成食物的一天,他能是一條高傲的紫龍。 前些日子來了一名白衣男子,這名男子身著白衣,擁有一頭白髮;恰似傳說中的英雄,村民們盛大歡迎,皆認為他是傳說中的英雄,即使不確定。 又過了兩日,又出現一名白衣男子,這名男子身著白衣,也擁有一頭白髮;不一樣的地方則是他是一位僧侶。 第一位到臨者叫做劍子仙跡。 第二位到臨者叫做佛劍分說。 白衣人的到來立即傳到嗜血一族的耳中,這個消息令全嗜血族慌亂。 他們的王輕輕笑道。「傳說中的白衣英雄,在統治的百年間從未出現過,這兩位男子又從何證明他們即為那傳說的英雄?」 「再說,凡人也絕非是吾等崇高民族的對手。」另一名金髮貴族說道。 兩位最高位者說了,底下的嗜血者也安定了許多。 為了以防萬一,各方貴族安排了幾個眼線觀察那突然到來的兩名陌生人。 ○ 「佛劍因何而來?」劍子仙跡問道。 「為了改變這一切。你又因何?」佛劍分說回問。 「奉命而來。」劍子仙跡淺笑。 「哦?」 「兩位先生,快走吧!城堡的主人可要經過這兒了。」一村人慌慌張張的跑來,上氣不接下氣的。 「城堡的主人?您可說的是住在離這不遠出的東方紫龍嗎?」劍子仙跡放下茶杯微笑。 「是的,他鮮少出城堡,可是一出便有一些嗜血貴族跟著,難保那些貴族一時興起破壞了數月奪人血液的規定,吸了你倆的血液那可就糟了。」村人緊張萬分,生怕兩位可能是英雄的男子因此喪命。 「耶…您還是快快通知其他村民躲起來避難吧!一切交給我,絕不會讓那些驕傲貴族胡來的。」劍子仙跡自信滿滿的拍拍胸膛。 「唉…請多保重。」逃命要緊,村人趕緊通知其他還在外面不知名的人們躲入自家屋中。 噠噠噠噠… 馬蹄聲越來越近,來的只有一輛馬車。 正當馬車經過劍子仙跡面前時,他低頭咧嘴笑著。「好友…」 聲音不算大,可是馬車卻停了下來。 馬夫仍拉著繮繩,似乎隨時都會駕車離開。 馬車上的小窗口的黑色布幔被人給拉開,一位白皙皮膚的麗人向外探去。 「劍子仙跡…」 微震驚的臉孔,立刻放下布幔,同一時刻馬夫駕車奔馳。 「龍宿啊龍宿…你最不該的就是還停下來確認。」劍子仙跡縱身一躍,躍上了車頂,車夫還來不及反應,自個兒的主人就這麼被人從車裡給拖了出去。 不斷掙扎的紫髮人兒,欲逃離那笑得詭異的男子懷裡。「汝!!放開。」 「我奉命來抓你回去了…龍宿。」劍子仙跡在疏樓龍宿耳邊小聲說道。 「這就是東方來的紫龍?」一旁沉默不語的佛劍分說終於開口。 「正是,不如這樣吧!龍宿,請你的馬車帶我們回你的城堡好好聊聊。」劍子仙跡笑容更盛,指著折返回來的馬車。 瞪了劍子仙跡一眼,疏樓龍宿甩開劍子仙跡的手給車夫使了個眼色。「今天不出遊了,請這兩位貴客回城堡作客!」 唉呀呀…口氣可真差! 劍子仙跡輕笑搖搖頭。龍宿還是跟以前一樣。「佛劍,請。」 「嗯。」佛劍分說一頷首,跨步進入馬車。 轉頭看向疏樓龍宿,劍子仙跡手扶著他。「你先請。」 「哼!」甩頭上馬車。 今天從不請人入城的疏樓龍宿,第一次破例請兩個人入城作客。 這個消息立即傳到那些傾慕他的嗜血貴族們為之震驚,紛紛前往那座城堡要與疏樓龍宿理論一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